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研究
【德州日报】南京大学教授张鸿雁:幸福德州 以德兴市
【发布时间】2011-12-15 【消息来源】德州日报 
 

    近日,德州市住建局“建设大讲堂”邀请南京大学教授张鸿雁讲学,张鸿雁围绕创新城市发展模式与建设幸福德州做了演讲,以全球视野观照、先进理论分析幸福德州建设有关问题,特别是对弘扬德文化作了阐述——

    我的老家在辽宁,每次回家乘火车都路过德州,但从来没有下来过。这次来到德州,比我想象的要好:城市干净靓丽,发展思路清晰,空间环境打造很有水平,发展有了很好的势头。

    今天,我们切入主题是 《小胜以智 大胜以德幸福德州以德兴市》。

“德”是一种文化,德州人要以德行天下

    为人民谋幸福是新时期的价值主体,为人民谋幸福是共产党的宗旨。各地现在都谈幸福,德州作为经济不是太发达地区,要不要谈幸福城市建设呢?

    我们先看 “德”字,我们德州人如果把“德”作为一种文化来做的话,将是一个大大的产业链。小篆里 “德”中 “彳”谓行动之意,右 “十目”即古 “相”字的写法。所以,“德”其本义为:心中生相而得 (德)之于心,外现于行。 《释言·释言语》称 “德”得也,得事宜也。德是福的前提,最近几年来,中国的德行紊乱,老人跌倒无人管。我们德州人要以德行天下,新的德行文化要从德州开始。孙中山当年去江阴,说了一句 “文明从江阴开始”。现在去江阴,江阴的广场就叫文明广场。我们德州就要以 “德”行天下,在德州兴起一场德文化运动,从文明行动开始,从小事做起,从德行方面为中国人谋福, “德”就能形成一个产业链,我们德州人一定要懂 “德”。

    城市发展模式非常重要。 “城市发展模式”,即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通过融合某种特有的创新驱动元素 (如文化、资源、区位等),经过长期的积淀或演化,以共有信念的方式主导城市发展方向,并贯穿城市发展过程的一种均衡路径的自我维持系统。所以我们讲“幸福”,讲 “德行”,都是我们的发展模式,我们走什么样的路,我们讲 “10+3”产业体系,讲 “中国太阳城”,都涉及到模式问题,但核心价值还是不太明确。

    城市发展模式案例借鉴与分析。中国城市发展模式类型:基于 “可持续力”的城市类型定位。政策引领型 (如深圳):政府在城市演变中扮演着规划者与设计者的角色。市场建设型 (如广州):通过区域自身市场的推力与外部市场的拉力自下而上地带动城市经济的发展。文化主导型 (如南京):依赖于城市文化的积淀,如何把文化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创新优势,是加速城市发展、提升城市品牌的关键。资本驱动型 (如宁波):属于该模式的几乎都是港口城市或区域增长极城市。工业发展型 (如长春):基于一定的自然资源或工业基础,如何处理好工业结构升级与技术更新换代。世界城市发展模式借鉴:法国巴黎以历史文化传承为导向,英国伦敦是 “一个充满选择机会的城市”,新加坡是 “国际化与文化传统并存”模式。

    幸福德州建设的社会发展背景。首先,全球城市化背景下的本土化建构: “以德兴市”,中国新文化应该从德开始。目前,德州已处于城市化的加速发展阶段,并且城市可持续发展力相对较高。德州属运河文化走廊,德州 “区域发展协调极”的建设与创新, “中国太阳城”、 “德州太阳文化”建设模式成效显著。其次,德州幸福建设的地方性困境:幸福产业的缺失。仅从旅游业看, 2010年德州市旅游业总收入46.6亿元,仅占山东旅游总收入3058.8亿元的1.5%。德州市A级景区数量仅占全山东的4.4%,有4A级景区4处, 5A级景区仍处于空白状态。

从中国几大典型看幸福城市的特质

    杭州:山光水色的人间天堂。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2004年起,杭州连续五年蝉联 “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电影艺术家王晓棠说: “踏入这个城市,我会感到真诚、友善、美丽,人们不分老中青幼,彼此体贴互助,他们关爱这个城市的一草一木,关注它的环保胜过自己的家。”

    青岛:美丽海岸线的节日狂欢。美丽的海湾,漫长的海岸线,木栈道、碧蓝的大海,还有清新的空气,整洁的环境, 青岛是一座特别包容的城市,市民有爱心又充满人文关怀。青岛是一座不缺乏节日味道的城市,因此市民的生活丰富多彩,狂欢之中更多的是人们生活的充实。

    成都: 知足常乐的休闲氛围。对成都最有名的评述,当属一句 “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在这里,你会发现每个人的心态都很悠闲,整体氛围非常轻松,泡茶馆、打麻将、吃火锅……成都人的闲适生活让外地人羡慕不已。

    大连:海滨城市的百年风情。大连以足球之城、服装之都的美名享誉国内外。 2007年获选了 “倾国倾城:最值得向世界介绍的中国名城”称号, 2008年一句 “奥运在北京,观光到大连”的口号,让大连的优质旅游城市形象得到世界各国游客的见证。大连作为中国北方的一颗璀璨明珠,三面环海、四季分明,是东北地区最适宜居住的幸福城市。

    天津:沉淀厚重的历史文化。著名作家赵玫满怀深情地说: “天津是一座历史名城,洋房的文化,有着六百年的岁月沧桑。百年来演绎了东西文化的碰撞、交汇与融合。这座城市深沉而激越的文化积淀,让天津变得丰富而包容,也让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在心的深处充满了温暖和诗意。”

中西文化中的幸福理论:主观感知与客观认同

    一是中国文化中的幸福认知。中国古代关于幸福观最早的论述见于 《尚书·洪范》,它把幸福归结为 “五福”,即寿、富、康宁、攸好德 (意为 “所好者德也”)和考终命 (意为“善终”)。儒学的 “幸福观”烙上了鲜明的中国传统思想印记, 强调平治天下的大治与追求全体的幸福,教化人们完善个人德行、追求人生不朽,把个人的快乐和幸福寓于普天下民众的快乐和幸福之中。

    二是西方文化中的幸福理论。西方社会在对幸福本源的探讨过程中,形成了关于 “幸福观”的不同流派,其共性标准是强调个人精神上的快乐。理性主义幸福观认为,道德是人们获得幸福的必要和基本条件,善是幸福的本源。感性主义幸福观认为,人的幸福在于感性欲望的满足和快乐。基督教幸福观认为,幸福是上帝的恩赐,以爱上帝为快乐的幸福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幸福。功利主义幸福观则追求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的统一,这种幸福观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的需求,促进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形成和发展。适应水平理论认为,人们总能够不断适应各种变化。也就是说,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很快适应了这种生活,又会感到平淡无奇,快乐或幸福并没有明显增长起来。幸福的影响因素有个人因素,包括个人收入、失业等,个性因素,如自尊、自控、乐观和精神健康,社会人口因素,如年龄、性别、婚姻状况,情形因素,如具体工作和就业条件、工作单位的压力、与同事朋友的关系等,体制性因素,如政治权力的分散程度和公民直接参与政治权利等。

幸福的指标与实践: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无法保证国民幸福持续增加,“幸福悖论”是一种世界性的普遍现象

    首先,幸福的瓶颈是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无法保证国民幸福持续增加。研究发现,当一个国家的收入水平较低时,人们的收入与幸福感之间的相关性比较紧密,一旦超过了一定水平线,这种相关性就会减弱甚至消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5月24日在网上公布了一套测定其34个成员国国民幸福感的指标。这套指标包含下列标准:住房、薪资、就业、社团、教育、环境、支配权、健康、满足程度、安全,以及职业生活和家庭生活间的平衡。国家统计局通过实验发现,不同的社会活动,比如工作或照顾孩子,给人带来的幸福感大有不同,有些会给人带来愉悦感,有的则让人厌恶。 2005年程国栋院士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提交提案《建立中国国民幸福生活核算体系的构想》,建议从国家层面上构造由政治自由、经济机会、社会机会、安全保障、文化价值观、环境保护六类构成要素组成我国的国民幸福核算指标体系。程国栋建议国家实施CNH (国民幸福总值)目标战略,并列出四条指导方针:一是聚焦贫困人口,二是发展循环经济,三是关注文化发展,四是处理好公平和效益。

    1972年,不丹开始采用国民幸福总值 (简称GNH)取代国民生产总值 (GNP)作为衡量不丹进步的主要标准,将国民幸福总值的理念具体化为四大纲领:一是善治和民主化,二是公平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三是保护环境和资源,四是保留传统文化。不丹将这些抽象的纲领细化为 72个量化指标,以具体衡量进步的程度和步伐。 2005年,英国新经济学基金会发表的 《繁荣社会的幸福宣言》。它直指人类一切活动的终极目标,直接呼应了世界绝大多数人对幸福生活的衷心企盼。同时,直接或间接涉及当今人类社会面临的不少危机。当今社会的幸福危机主要表现为经济生活中日益显著的 “幸福悖论”:虽然随着物质财富的极大增加,我们进入了经济学家所说的丰裕社会,但收入与幸福的关系却呈一种剪刀差状态。英国新经济学基金会在2006年和2009年两次对全球近两百个国家和地区所进行的 “幸福指数”的评价和排名表明: “幸福悖论”是一种世界性的普遍现象,且具有规律性。 2006年,178个国家和地区幸福前50名均为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乃至落后国家。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排名首位,其次为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第3,多米尼加第4,巴拿马第5。在亚洲国家中,越南排名最高,居第12位,菲律宾居第17位,印尼第23位,中国大陆第31位。而经济发达且进入丰裕社会的欧美国家均排在50名之后,其中意大利第66位,德国第81位,英国第108位,加拿大第111位,法国第129位,美国第150位,俄罗斯第172位。而在近年的金融风暴灾难中,欧美发达国家的痛苦指数 (失业率百分比与通货膨胀率百分比之和)更是大幅飙升。新世纪以来,联合国开始公布人类发展指数,把发展内涵从单纯的GDP增长扩展到包括 GDP、 居民人均寿命、健康状况和受教育程度等多维度。 2011年7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一条由不丹提出的非约束性决议,将幸福这一概念纳入国家 “发展指数”的考核中。这项决议邀请各成员国提出他们自己衡量幸福的方式,并将它们纳入联合国的发展议程。不丹驻联合国大使拉哈图·瓦楚克认为,战争或冲突不能作为幸福的因素,因为它们通常都是领导人的利己主义的体现或利益之争。他承认自己的观点很理想化,但 “如果没有梦想,你就会无事可做”。

经济后发地区建构幸福城市的理论与途径

    首先是中国幸福城市建设的模式。马克思主义幸福观以 “追求全体人民幸福”为基调。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的人民幸福理论,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人民幸福观,把致力于人民幸福作为共产党人的不懈追求,把人民幸福作为革命和执政追求的根本目标。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 “我们党自诞生之日起就勇敢担当起带领中国人民创造幸福生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

    以江苏省的江阴和扬州的实践为例。 2006年江阴提出了 “五民五好”的幸福愿景。 “以民生为本,力求个个都有好工作;以富民为纲,力求家家都有好收入;以民享为先,力求处处都有好环境;以民安为基,力求天天都有好心情;以民强为重,力求人人都有好身体”。2006年,江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602元,农民人均纯收入9411元,当年他们提出了建设 “幸福江阴”的构想。 2007年,扬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027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515元,当年他们提出了建设“生活品质之城”的构想。 2009年,扬州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416元,农民人均纯收入8295元,人均GDP已接近6000美元;到2010年底全市将总体建成全面小康社会。

    参照美国加州大学理查德·伊斯特林对上世纪七十年代日、美等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研究结果,人均GDP达到或超过6000美元是 “幸福感”可能发生转折的重要节点,此前国民幸福感更多地与收入、财富相关,之后则与激励和创造、健康、政治参与等越来越密切。如何自觉破解 “伊斯特林悖论”?广大人民群众期盼什么?全面小康后德州干什么?这是当前摆在德州面前的重大任务和课题。

    总结中外幸福理论和感觉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幸福包括主观意识和客观标准及外部认同。我们用排他法来说明幸福的基本要求: 1.不能贫穷; 2.不能没有比较满意的住所;3.不能没有好身体; 4.不能家庭不和睦; 5.不能没有工作; 6.不能没有朋友; 7.不能没有亲情; 8.不能没有休闲文化; 9.不能没有人关怀;10.不能到老了没有人管; 11.不能不经营幸福;12.不能过于自私; 13.不能没有尊重; 14.不能没有安全感。

幸福德州建设的战略与切入点

    首先,是幸福理想与人们幸福感的建构。我认为,幸福德州建设可以从关注底层社会群体、低收入社会群体、弱势群体入手,集中解决绝大多数市民最关心的问题,即解决90%以上的人的幸福感的要求,解决日常生活最需要的感觉和需求。

    其次,是扬州的模式的经验、特点及参照。 “崇文尚德、开明开放、创新创造、仁爱爱人”的扬州模式,在 “创新扬州、精致扬州、幸福扬州”的核心概念引领下,以 “创新”统领城市社会、环境、经济的全程建设、以 “精致”统领城市产业、生态、文化的全域建设,以 “幸福”统领城市就业、消费、生活的全民建设,从而提升扬州作为循环社会型城市的强可持续自我生存力、城市文化资本再生产力、社会民主与公平力、城市综合竞争力、城市特色竞争力 “五维”竞争力,把扬州建设成为古代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世界名城。幸福扬州建设的几个细节:一是提高收入:保障和提高工薪收入,保证企业职工工资年增长率达到10%左右;引导增加财产性收入;积极鼓励经营性收入;切实保障转移性收入,做好政府转移支付工作,尤其是加强财政对欠发达乡镇、低收入群体、农村居民的转移支付力度,加大社会福利、社会保障的资金投入,适时增加价格补贴,引导分配政策向农村和城市弱势群体倾斜。二是环境满意:力争到2014年,扬州建成区实现绿化覆盖率≥44%,绿地率≥39%,人均公园绿地≥18平方米。每年新增城市绿地100万平方米,实现市民出门300米范围内有休闲活动公园绿地的目标。三是幸福交通:鼓励市民乘坐公交,保证市民出行10分钟即有公交站台;对残疾人 (盲人)、伤残军人、伤残警察、现役军人乘坐公交车给予补贴。四是幸福宜居: 2010-2014年,重点解决低保特困家庭、低收入无房困难家庭,做到应保尽保;低保无房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20㎡以下的低保家庭全部实物配租,让住房困难家庭家家都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温暖。五是幸福生活保障: 2014年,全市农村适龄居民参保率95%以上、全市60周岁以上农村居民基础养老金全面发放。开展 “退管服务满意工程”, “退休送健康、服务进社区、游园有贴花、高寿送祝福、活动有场所、年老有居托”等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与服务 “六有”品牌。 2014年,确保企业退休人员参加文体活动的参与率达90%以上。继续实施退休人员免费体检 “绿色医保”健康工程,力争到2014年,全市企业退休人员免费体检率达100%。幸福文化生活:到2014年,市区建成100个文化广场, 100%的市区乡镇 (街道)有达标文体站、村 (社区)有达标文体室。扬州已有各类文博场馆近80座。

    第三,城市发展首先要有一个清晰的主体战略思想。很多城市自从 “十五规划”以来,城市定位和发展战略就多次反复,目标游离、变换不定——其核心问题就是城市主体发展战略思想不清晰。一座城市在考虑其规划与发展模式时,首先要确定一个明晰的主体战略思想。如果这个思想变幻无常,则无法实现城市的可持续性发展。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有一个调查问卷,从而掌握市民的核心需要,让人感觉到一个地方的城市精神。

以德德人,以爱爱人,以福福人,以仁仁人

    城市空间再生产创新:为人民重新规划城市。创造以就业为核心的城市化模式。城市空间结构与产业要素配置需要统一规划与设计。城市产业多表现为一种 “拼图结构”,并没有形成有机结构体系。迫切需要对城市的整体空间结构配置 (无论是功能布局还是空间规划)进行统一的规划。只有落实产业集聚的实体与空间整合,才能充分形成产业化,从而带来持续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经营城市可以分为这样几大类:城市文化资本的开发,以土地为核心的融资经营,市政运营,开发区经营,历史地段经营,历史记忆的开发经营,招商经营,会展经营,城市空间资源与空间经营 (包括广告、冠名权等),城市产品品牌经营等。

    把城市当作艺术品来打造,创造城市如家的感觉。要确立整合城市意象要素,建设城市系统和城市品牌:形成完整的城市精神理念(MI)系统;形成完整的城市视觉 (VI)系统;形成完整的地域化城市行为文化 (BI)系统。

    坚持以创新驱动发展,将创新驱动作为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主要抓手和重要举措,将创新精神贯穿于德州城市发展的各个方面,形成经济、科技、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创新氛围。通过实施产业、知识、人才、管理、生活品质、文化意象、空间、景观等8大系统创新,在创新中推动德州城市能级提升,努力把德州建设成为 “完全意义型”创新城市。

    创新的路径选择。产业创新子系统:“点-链-群-簇”有机结合;知识创新子系统:“知识城市”战略;人才创新子系统:人力资本,创新的土壤比创新本身更重要;管理创新子系统:客户服务型政府模式;生活品质创新子系统: “智慧德州”带动 “幸福德州”建设;文化意象创新子系统:诗意栖居的空间价值;空间创新子系统:城市三维空间的优化与创新;景观创新子系统:四大特色景观体系。

    “高尚品质”的城市内涵:德艺与格调。坚持以 “高尚+品质”的城市发展的战略路径和动力原点。将高尚大德的文化覆盖到文化、产业、科技、教育、服务、管理等各个领域,形成多元化、多层次、多面向、多梯度的 “复合型城市高尚大德的精神文化生产场域”,实现德州城市的高尚与大德的共生共荣、和谐共进,构建并完善 “高尚大德综合体”的系统建设。

    “高尚品质”城市建设路径选择:城市细节。高尚品质城市建设运动:构建循环社会型城市发展模式。高尚品质产业引导运动:鼓励产业发展促进文化传承模式。高尚品质文化弘扬运动:完善文化精品系统建设模式。高尚品质生活集成运动:创造城市艺术生活体系模式。高尚品质教育融合运动:实现公平教育特色模式。高尚品质休闲创新运动:实现日常生产的幸福感。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的提出:转型与升级——从循环经济到循环社会。循环经济从经济发展的模式、动力、形态与生态链角度提出了经济增长的 “3R-reduce, reuse, recycle”理论,这主要是从经济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提出的命题。循环社会则将视野提升到人、自然、经济、环境、生态、人文、社会关系、制度文化等相互促进相互协调的 “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理念,从更全面的协调、合作、共存的关系提出命题。日本将21世纪作为循环社会建设的元年,在2000年通过了 《循环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此后先后颁布 《废物处理及清洁法》 《容器包装品的分类回收及再商品化促进法》 《特定家用电器的再商品化促进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大大推动了循环社会的发展。循环社会型城市社会模式与循环经济的差异:一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以人为核心的城市社会整体行为,而不是单一的经济行为。包括政策、法律、思想、道德、文化、环境、心理、消费和行为等各方面因素的整合。二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模式”是社会民主关系深化的再创造。三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一种新型的城市制度和法制建设过程。四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继工业化后人类对自然重塑的过程。五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 “环境伦理”型社会。六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社会全员长期的思考和共同行为。七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一种大城管的创造与开发模式,是一种以严法为外在形式的城市社会管理的体系与社会范式。八是 “循环型城市社会发展模式”是一种历史责任体系的建构。总体上说,循环经济的对象是生产形式,虽然也强调为社会整体,但具体体现为经济生产过程的行为和循环关系。循环社会型城市发展模式是以人为核心的整体社会进化的过程。

    “德民、贵民、礼民、惠民、福民”的核心动力。“爱德德民”“崇德贵民”“广德礼民”“施德惠民”“唯德福民”。幸福德州的最终目标是人人都要获得幸福。创造力经济:德州未来的可持续核心竞争力;管理创新计划:人人都有完善的城市管理服务;文化创新计划:人人都有鲜明的城市文化空间感知;产业创新计划:人人都有理想的产业衔接路径;生活品质创新计划:人人都有丰富的精神愉悦收获。

    亚里士多德认为,如果幸福是在于体现德性的活动,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说它应当体现最高德性。打造首德之区:幸福德州,以德兴市!

(转载自:德州日报)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 课题调研
   · 学术交流
   · 城市研究
   · 县域研究
   · 学术研究
  学术刊物
《中国名城》杂志
《中国城市评论》杂志
《中国房地产评论》杂志
  友情链接
  · 南京大学主页
  ·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 中国城市发展网
  · 《中国名城》杂志社
  · 垠坤投资实业有限公司
  · 皇延创新 皇延建筑
  · 南京文化创意产业协会
  · 2010年上海世博会官方网站

首页 | 关于IUS | 新闻资讯 | 成果展示 | 专题研究 | 咨讯服务 | IUS论坛 | IUS团队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 TEL:13813981486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河仁楼
COPYRIGHT(C)INSTITUE FOR URBAN SCIENCE, NANJING UNIVERSIT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关键词:IUS 城市科学 项目咨询                    本站访问计数:第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