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学术交流
张鸿雁院长在上海世博会法国馆的演讲
【发布时间】2010-09-28 【消息来源】城市科学研究院 
 


张鸿雁教授:各位好,女士们,先生们,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对巴黎来讲,是一个非常神往的城市,有人说,巴黎有1001种生活方式,有一种说法是闻 香识女人,到巴黎,则是闻香识巴黎,比如说梧桐树的香味,等等等等,今天我们研究,不仅仅是巴黎本身的符号价值。中国的城市,在千年的历史和世界的地位上 也是很充分的,今天我们研究城市文化资本问题,是一个纯理性的问题,我想,今天讲一点学术上的问题,也讲一点生活当中的认知方式问题。这张照片,是扬州的 一个小巷子,是扬州的符号。我们这样来理解,有一个词,“城市文化资本”,这个词是我创造的,在国内是我首先提出来,我们经常谈一些文化资源、文化现象、 文化符号,但是很少有人谈城市文化资本。第一个观点,实际上是城市学家讲过的,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城市在发展的大部分历史中,它作为容器的功能较其作为磁 体的功能更为重要,因为城市就是储藏器。人类文化的精华,都是在城市,比如说曼哈顿,最好的黄金、最好的图书馆、最好的银行,等等,所以说,城市是一种 “积累性的过程”,我对世博会也提出,“城市让人类生活更美好”,实际上应该是“人类让城市的生活更美好”。过去我们讲资本,是讲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 会资本,这里的经济资本,大家都知道,可以转化为金钱,但是文化资本,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甚至是权力资本,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城市文化资本这 个词的是我创造出来的,在这样一个全新的概念当中,我们也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城市文化资本怎么能够成为现实当中的资本价值,刚才我们看到了艾菲尔铁 塔在法国的地位,同时,艾菲尔铁塔同时也是在全世界最上相的一个景观,这样的景观,不仅仅是一种资源,同时从符号变成了资本,这样一个核心词。在这个意义 上,大家可以看,我们看,老北京的文化符号,这是我们信手拈来的,你看,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在一本书当中随机找来的,40多项的文化表现,所以老北京 是一棵老树,承载着我们千年的历史。我今天谈的核心词汇就是说一个伟大的民族,就是要保存、发扬、强化这样一个文化符号的价值。我在南京工作,大家都知 道,南京是十朝古都,可以我到了剑桥大学,看到有800多年的建筑,可以像南京这样的十朝古都,200年、300年、400年、500年的建筑,屈指可 数!大家看上海,在座的各位好多都是上海人,我在上海生活过七年,我本人从华师大毕业的,我们看看老上海的文化、符号,大部分都没有了,西式洋房、买办、 浦东鸡、双层巴士,等等,还有弄堂,甚至还有弄堂经济,我在上海生活好多年的时候,有好多的体会。我们看到,从北京也好,上海也好,老符号和现代符号,包 括我们看到的新天地,都给我们很多这样的历史感和回顾感,人作为一个心理的存在样态,这届上海世博会,有很多小旅馆排列成了40年、50年的空间,反而很 有好感。
      我们首先要知道,文化资本原来意义是指对个人和群体而言,表现为知识和思想形式的财富,它支持着身份和权力的合法性,我们在座的都是文化资本比较充足的。 有了比如说身体化的学习形式,客体化的形态,文化资本就充分吗?在中国目前的现状下,大家可能也看到了,网上的这些红人,流行得很多,什么凤姐、芙蓉姐 姐,为什么会流行,就是我们社会整体的文化资本不充分,开一个玩笑,我们媒体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说今天这堂课,一定是身体力行的,所以说,文化 资本的价值反过来谈,身体上的形态,包括你制度的表现,客体化的表现方式,等等。我们不是说所有的符号都有价值,不是所有的符号都可以去发扬、推进、推广 的东西,大家一定要知道,文化资本积累是处于具体状态之中,采取了文化、教育、修养的形式,它预先假设了一种具体化、实体化的过程。所以有机会在座的话, 可以读一读布尔迪厄的这本书,《文化资本与社会炼金术》,如果你有知识、有能力、有品位,可以获得财富、资本、社会财富,相反,其他的社会交换都出问题, 这我就不多讲了。
      往下看,人类的集体记忆,这样一个词。在我们南京,有很多的城市文化记忆和资本。比如说上海的石库门,就成为了人类的集体记忆,比如说南京的乌衣巷,就成 了人类的集体记忆,一定是城市的文化资本,我们可以多方面去思考。我们今天既讲一点一般的认知,也讲一些学理上的东西。这是巴黎圣母院,我体会最深的是, 巴黎圣母院的左侧是一座洗手间,里面挂了一副油画,但我们好多地方,洗手间可能是有一种味道。这是日本典型的街区空间,你的感觉是很怀旧,很值得记忆,当 你小时候,能够在这样的空间玩的时候,现在在我们的高手大厦当中,已经很少有这样的记忆了。这也是我们的记忆,曾经是我们的记忆,也越来越少了。这也是我 们的老街巷,这些记忆,应该有它的温馨,但是,可能它的时空有了落后的层面。这是日本的一个街角空间。
      在文化资本的记忆属性当中,我们一定要考虑到它的记忆积累方式,比如说口碑的记忆,政治文化的传承,比如说我们乌家口的几个建筑,比如说我们原来的商贸大 厦,我就对它很有好感,包括我们上海博物馆,但是我们最痛心的是,我们最有典型中国意义的建筑,都不是我们中国人设计的,比如说北大、清华,包括我们南 大,有很多建筑都是外国人设计的。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回顾看,南京的民国建筑恰恰给我们留下了历史的一页,中西合璧,表现了一种民族符号的记忆。我们 有很多很多的历史记忆,这些理念,为什么会形成呢,我今天最想谈的就是,当100年以后,我们改革开放30年所做的建筑和空间,会成为未来的历史记忆吗, 这我认为是更重要的一个思考点,我自己因为对巴黎也是情有独钟,所以是这样一种感觉。
      那么在资本的意义层面当中,我们要考虑另外几个层面,在符号上,城市文化资本包括一系列与既定人群相符的想法、实践、信念、传统和价值。我的第二个观点, 就是当代的中国能够形成像西方中世纪曾经有的“文艺复兴”吗,我们的世博会能不能真正给城市的“文艺复兴”带来一个新的起点吗?大家想想,当年这些建筑, 仅仅是一些建筑,可是现在大家看,这些建筑已经超脱了建筑本身,成为了人类的财富,大家想想,我们现在做的,会成为人类未来的财富吗?!这是上海人最熟悉 的东西,曾经是上海的记忆,这种符号有它落后的一面,但是也有给人以深刻记忆的层面,这些都是我自己亲自拍的东西。这是日本的街头,大家看,这种干净的程 度这是当年上海的符号,我就不多讲了,虽然我们外滩具有中西合璧的近代价值的意义,但是也是有很典型的殖民文化的意义。
      另外,在符号意义上,一定要考虑到一个城市、一个街区、一个历史地段的价值,怎么样形成一个历史地段,怎么样表现这个地段的空间,我还是反复谈,关键是我 们能不能创造未来的历史地段,今天的核心词就在这里,这是日本的街区,最大的特点是个人的家门口都进行了特别的小型的点缀和修饰,一个是表现出主人的殷实 和殷勤,我的家摆几盆花是给了公共空间,而不是给了我自己,大家要知道,我们所创造的资本,是公共文化资本,像中山陵、灵隐寺,都是公共文化资本。在这样 的过程当中,我们一定要考虑,文化资本本身,当然“光是人数众多也是没有用的,大约只有40万居民的佛罗伦萨,比之人口比它多10倍的别的城市,起着更多 的大都市的作用”。
      城市文化资本,大家一定要注意,刚出了一本书,考虑这样一个概念,就是城市文化资本论。我想,当我们一个城市在大量地卖土地的时候,房地产的价格居高不下 的时候,是不是很多人都忘了这个城市的文化资本的运作,给人们和社会同等的感知,住宅的高度是不同的,但是幸福感是一样的。比如说,各种各样的符号性,巴 黎是世界服装之都和浪漫之都,维也纳是世界音乐之乡,东京则是东西文化的教会城市维!你看,这种符号的运用,在我们好多城市当中,这种色彩就很难处理,好 多专家一看,这怎么像儿童世界,但是在国外就可以了。另外就是城市文化的属性和特点。
      大家看,我们的历史建筑,就是现实的符号表现,具有群众性的精神,有历史认知的文化,比如说杭州人,中国有五个城市感觉最好的,包括上海人,我是杭州人、 深圳人、大连人,特别是杭州人,好在哪儿呢,有西湖、灵隐寺,还有美女,那我们南京就稍微弱了一点,一说就是“南京大萝卜”。在上海的城市旅游当中,我们 很关注上海的近代工业的表现,这个价值非常非常大。在体制说,这不是我们要谈的,这是巴黎的街头,我们看到这种咖啡,大家一定要注意,为什么都在这样一个 街角?我到北京,这种街角,要喝咖啡,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这个公共空间我们可以称为是第三空间,这个第三空间越充分,民主的空间就越充分。
      空间文化属性大家也知道,很多符号都带有人格化的,对空间会产生担忧感、满足感、光荣感,我们一个社会创造很好的符号,创造公共空间,带来的价值会更大。 城市与集体人格,大家看到,“最卑微的居民则可以将自己同城市的集体人格联系起来,同城市的权力和光彩联系起来”,比如说上海,无论是浦东、松江,我是上 海人,就是说,我们的城市凭什么让人荣耀呢?这就是我们要在上海要创造的东西。这就是80年代的上海,我当时在上海读书的时候,感觉就是这样的。最后一个 就是根的问题,一个城市的符号,最终建立的就是城市的根,为了生活,人们来到了城市,这是1888天,恩格斯对巴黎的印象,他说,巴黎就像个美女。这个骄 傲的城市,安闲地屹立在蜿蜒的塞纳河边。这是香港,那我们在哪儿看上海,我们在外滩看上海,但是,有的城市就没有视角,比如说南京,从哪儿看南京呢?!大 家看,上海要有自己的符号和价值,但是符号价值演化的任务任重而道远,这是日本的街角,大家看,现代建筑和它的传统的建筑存在的方式。土耳其一个诗人说 到,人的一生中,有两样东西永远不会忘记,这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孔。我们经常讲,我们要想到城市的符号,想到城市的印象,更重要的是,把城市符号表现城市文化资本,推动和呼唤中国城市“文艺复兴”的到来!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 课题调研
   · 学术交流
   · 城市研究
   · 县域研究
   · 学术研究
  学术刊物
《中国名城》杂志
《中国城市评论》杂志
《中国房地产评论》杂志
  友情链接
  · 南京大学主页
  ·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 中国城市发展网
  · 《中国名城》杂志社
  · 垠坤投资实业有限公司
  · 皇延创新 皇延建筑
  · 南京文化创意产业协会
  · 2010年上海世博会官方网站

首页 | 关于IUS | 新闻资讯 | 成果展示 | 专题研究 | 咨讯服务 | IUS论坛 | IUS团队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 TEL:13813981486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河仁楼
COPYRIGHT(C)INSTITUE FOR URBAN SCIENCE, NANJING UNIVERSIT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关键词:IUS 城市科学 项目咨询                    本站访问计数:第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