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右侧
【搜房网】中国文化谁来守望?城市文艺复兴时代即将到来!
【发布时间】2013-08-13 【消息来源】搜房网 
 

      [摘要]顶着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江苏省城市现代化研究基地主任和首席专家、中国城市社会学专业委员会会长、江苏省城市经济学会第一副会长等诸多头衔,张鸿雁肩负的责任也就更大,他一度把自己定位为中国城市社会进化的推动者。

      “南京市南北长东西窄,空间极不合理,所以跨界调整可以为南京都市圈的整体发展创造合理的供应。”

      “历史需要保护,更需要创造,发展性、开发性保护才能持续性保护。”

      “让尊重和被尊重成为一种义务。”

      “南京应该定位为中国文化的守望者、创新者和‘人类集体记忆的承载者’。”

      这些话出自于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张鸿雁院长。顶着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江苏省城市现代化研究基地主任和首席专家、中国城市社会学专业委员会会长、江苏省城市经济学会第一副会长等诸多头衔,张鸿雁肩负的责任也就更大,他一度把自己定位为中国城市社会进化的推动者。

      从区划重调、撤县并区到“六大跨界新城镇”方案,今年来南京在城市规划方面可谓动作频频。作为“六朝古都”,南京这座城市承载了太多的历史,然而这些频繁的规划对于城市发展是否有益?城市化进程发展与历史文化保护该如何兼顾?南京又该如何打响自己的城市品牌?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张鸿雁院长。

南京区域空间不合理城市规划打破空间界线是市场需求

      记得某位房产名记曾经说过,要深入了解房地产,首先要读懂政府规划。那么南京城市规划是否合理、城市发展是否健康呢?提及南京最近的规划方案,张院长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南京市南北长东西窄,空间分布极不合理,资源配置、人才流动也不规范;而此次撤县并区、跨界镇级市的规划,能够为南京的整体发展和资源共享创造合理的供应。

     制度、自然、心理文化是影响城市化发展的的三大障碍。多年研究城市科学的张院长一直强调城市规划需要注意六个要素:就业、空间艺术、历史文化、人性尺度、运营模式和责任系统,其中核心是就业。底特律破产事件客观上也为中国的城市化敲响了警钟:城市发展有规律可寻,而规律不是设计出来的,它可以通过科学研究发现并驾驭的。张院长表示,目前,制度型障碍是中国城市规划中最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就在于政府的制度投入即政府规划,而城市规划打破空间界线则是市场需求。

城市需要注入“场域”精神

文艺复兴重塑六朝古都之魂

      所谓城市文艺复兴,不仅是中国文化主动融入世界主潮的文化行动,而且也是一场民族文化“本土化的保卫战”。

      第一次关注到张院长是源于一条微博,在江心洲拍出地王时,张院长曾发过这样一条微博:江心洲能不开发吗!能不能给南京后代留点白?留点生态文化遗产?留下城市中的绿地和生态岛?这种掠夺式开发是历史性的建设性破坏!要像欧洲那样强调原文化、原生态、原真性,让这样的稀缺空间成为城市的公共空间,造福整个城市!发达国家很多这样的空间立法永久性不准开发!政府就这么替富人着想吗?

      提及这条微博时,张院长称,借鉴国外“99年不开发”的法令,自然风景和社会环境很好的区域应该给予保护,而江心洲这一块净土,应该成为社会整体的资源,而不应该仅仅为少数富人所有。

      西方学者说,人的一生有两个面孔不能忘记:母亲和自己生活的城市。随着传统历史缺失,城市定位不明确,南京这座古城的历史印记慢慢褪去,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古迹被高楼大厦所替代,古老的南京城日益显现出现代化大都市的气息,然而,这样的变化在张院长眼中却是“失了魂”。

      从秦淮河风光带、国际慢城到江南七十二坊,张院长主导了一次又一次能够代表南京历史文化的规划设计,其中,江南七十二坊的前期调研就用了四年多时间,后期规划方案也出了几册,“我希望能够找到南京六朝古都的魂”,谈及南京这座城市时张院长如是说。

复兴不是简单的copy

历史记忆需要保护更需要创造

      建筑、场地环境与城市历史文脉的关系是建筑学永恒的话题。规划改革,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必然会牵扯到一些遗留下来的老建筑轰轰烈烈的城建脚步,一改再改的城建也不能阻挡规划的进程。如何才能在城市规划发展的同时兼顾历史文化保护,成了规划设计者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城市是靠记忆而存在的。老城南这个具有历史韵味的板块,十里秦淮在明清的时候曾达到繁华的顶峰,目前,秦淮两岸还保存着很多明清风格的建筑,“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是描写老南京传统建筑的名句,这也是古人为我们留下的城市记忆。时下,南京大街小巷各类复古建筑、仿古建筑甚至修缮古建筑必用风格,明清徽派建筑风格建筑俨然成为了南京的另一张城市名片。

      对于历史文化建筑的保护,张院长一再强调,复兴不是copy,历史需要保护更需要创造,发展性、开发性保护才能持续性保护。“最金陵是城南,最城南是门东”,城南是南京文化积淀最深厚的区域,自2006年起,这里就一次次陷入拆与保的博弈之中。如今,政府开始复建老门东,按照规划,老门东将以保护为主,采取小规模、渐进式、按院落逐个修复,打造成集公益博物馆、百年老字号、传统手工作坊等为一体的文化休闲街区。谈及此,张院长直言自己没有加入到老门东的规划中,但是,如此摈弃大拆大建的做法倒是值得赞赏的。

      “天下文枢,博爱之都”是张院长对于南京的定位,他一直坚持南京应该定位为中国文化的守望者创新者和“人类集体记忆的承载者”,并一直在为此努力着,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看到南京能够充分利用历史积淀所形成的丰富的“城市文化基因库”、成为“具有中国本土特征并符合世界审美趋势的“文化资本再生产型”创意城市。(商务记者部 聂珍香)

 

转载自:搜房网

http://news.nanjing.soufun.com/2013-08-09/10726044.htm

 
   
   首页右侧
  学术刊物
《中国名城》杂志
《中国城市评论》杂志
《中国房地产评论》杂志
  友情链接
  · 南京大学主页
  ·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 中国城市发展网
  · 《中国名城》杂志社
  · 垠坤投资实业有限公司
  · 皇延创新 皇延建筑
  · 南京文化创意产业协会
  · 2010年上海世博会官方网站

首页 | 关于IUS | 新闻资讯 | 成果展示 | 专题研究 | 咨讯服务 | IUS论坛 | IUS团队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 TEL:13813981486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河仁楼
COPYRIGHT(C)INSTITUE FOR URBAN SCIENCE, NANJING UNIVERSIT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关键词:IUS 城市科学 项目咨询                    本站访问计数:第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