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学术交流
荐读 | 张鸿雁教授:中国省域城市化理论与实践创新——以江苏为例 |《城市化理论重构与城市化战略研究》· 选读十五
【发布时间】2018-10-25 【消息来源】城市科学研究院 
 

中国正加速进入城市社会。城市作为一个引力场,聚集的不仅仅是人口、物质、资金、信息、文化和产业,也必然导致社会问题的聚集。城市化不是所有社会问题发生的终极根源,因为有些社会问题,即使没有城市化也是必然存在的,如城市犯罪、城市贫困和城市家庭问题等。关键是,面对高速发展的城市化带来的社会变迁,在操作层面上,因缺乏理论指导和相关经验形成一些城市化过程中的结构性问题,而这些结构性问题只有在加快城市化的进程中才能得以解决。讨论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讨论应对不同社会问题的战略性和策略性方案,其目的在于将各种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寻找将人类智慧和成就无限放大的路径,寻找让城市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就像一位美国学者所表达的:“我们生活在城市的时代,城市是我们的一切——它耗尽我们,为此我们赞美它。”[1]在此之前,首先必须明确的是,如何正确认知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包括它们的发生、演变和社会属性。 

一、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从来就不是一个崭新的论题    

世界城市化肇始于工业革命,即使被西方成功学之父塞缪尔·斯迈尔斯称赞为“财富和繁荣的收获”,其同样需要面对因工业技术发展带来的种种责难,包括能源耗竭、环境污染、传染病流行、贫困加剧等。“维多利亚时代的人物对于他们的进步是有自信的——相信他们的进步对人类是真实的和有益的。十九世纪九十年代里出版了一本题为《十九世纪》的小册子,这是一本‘学校里的读本’;它骄傲地叙述在这一世纪里人类征服环境的成就,它暗示人类终于正在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而五十年以后,为我们带来的结果却具有希腊悲剧的一切特点,其规模之大实为前所未有。……这一切都是人自己做出来的;本来可以给人带来完美的科学上的进步,他所获致的却主要是毁灭、荒芜和悲惨。[2]”英国经济史学家哈孟德夫妇更是用“迈达斯灾祸”[3]来形容这段历史:“工业革命带来了物质力量的极大发展,也带来了物质力量相伴着的无穷机遇。……然而,这次变革并没有能建立起一个更幸福、更合理、更富有自尊心的社会,相反,工业革命使千百万群众身价倍落,而迅速发展出一种一切都为利润牺牲的城市生活方式。[4]”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5],同样遭遇了城市发展的困境。据相关统计数据,1881年,美国全国共发生杀人案件1266起,1890年增至4290起,1898年则高达7840起,绝大部分发生在城市[6],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为青少年犯罪。美国的社会评论家因不满管理层在城市建设过程中营私舞弊、中饱私囊,在1890年怒斥“美国的市政府是基督教世界中最糟糕的——代价最高,最无能,也最腐败[7]”。1845年,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指出: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是当代一切社会运动的真正基础和出发点,因为它是我们目前社会一切灾难的最尖锐的最露骨的表现。[8]”恩格斯说:“当然,饿死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仅仅是个别的。但是,有谁能向工人保证明天不轮到他?有谁能保证他经常有工作做?谁能向他担保,如果明天厂主根据某种理由或者毫无理由地把他解雇,他还可以和他的全家得到另一个厂主同意‘给他一片面包’的时候?谁能使工人相信只要愿意工作就能找到工作,使他们相信聪明的资产阶级向他宣传的诚实、勤劳、节俭以及他的一切美德真正会给他带来幸福?谁也不能。工人知道他今天有些什么东西,他也知道明天有没有却由不得他;他知道,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雇主的任何逞性、商业上的任何滞销,都可以重新把他推入那个可怕的漩涡里去……[9]”当时英国工人日益贫困是城市社会问题的集中写照。从全球历史以及各国的具体历史来看,不平等、分裂、疾病,一直贯穿着人类的发展历程。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不是文明遭遇的意外结果,而是文明进程的必然代价。 


 
 

二、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是地方性的,也是全球化的    

21世纪将是“城市的世纪”。世界银行在2006年公布的《全球化世界中的城市:治理、绩效与可持续发展》报告中指出,2030年全球城市化率将高达60%,2050年这一比例将发展到70%。届时,全世界总人口高达95亿,其中城市人口将达到67亿——相当于当今世界的总人口[10]。与此同时,大城市的数量也成倍地增长。自1800年以来城市人口每20年即翻一番。

在全球城市化的宏观背景下,各国在处理国家内部高速城市化进程所带来的社会问题的同时,也意识到了部分社会问题的全球普适性。以人口老年化为例,世界人口已有十分之一迈入老龄;联合国192个成员国当中,有三分之一的国家老龄人口超过了人口总数的10%;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于2010年10月1日的“国际老年人日”发表献词,表示“在过去30年中,他们(老年人)的人数翻了一番。到2050年,全球老年人人口总数将达20亿”;呼吁各国政府“采取财政、法律和社会保护措施,使数以百万计的老年人摆脱贫穷,并确保他们享有尊严的、老有所为和健康的生活的权利。[11]”不可否认,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在带有地方特色的同时,深刻地表现出在全球蔓延的时代趋势。正如费孝通多年前所揭示的,“全球化的特点之一,就是各种‘问题’的全球化[12]”。 


 
 

三、不是城市化导致社会问题,而是城市将社会问题显性化    

高速城市化是一种典型的社会结构变迁,其动态性、多样化和高度关联度的发展模式,催化了各种社会问题的集中发生和深化。事实上,这些矛盾、冲突和问题,不完全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伴随现象,也不仅仅存在于城市中——乡村社会同样会遭遇贫困、教育、环境、生产等方面的困扰和障碍。不同的是,农村社区的分散性特征在分散人口、生产和生活资料的同时,也将各种社会问题稀释并以其他的方式表现出来。甚至可以说,城市的社会问题,是乡村社会问题的延伸和集中。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城市和农村各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呈现出两个极端的样态:城市交通拥堵,农村交通断裂;城市信息爆炸,农村信息闭塞;城市土地紧缺,农村耕地闲置;城市晚婚不育,农村早婚多生;城市劳动力输入致就业紧张,农村劳动力流出致老弱留守,等等。较之城市,农村的社会问题表现出历史延续性、地域限制性(主要是交通和信息)和渐进分散性的特征。更重要的是因为农村与城市之间已有的二元经济结构使城乡发展生成难以逾越的鸿沟,为了摆脱乡村里存在的独有而深刻的社会问题,农村人口争相涌入城市,进而在城市化进程中形成了相关的社会问题。因此,这两个地域空间的社会问题具有深刻的关联性。 

换言之,城市化进程作为社会问题深化的触媒,催化了各种社会问题的发生和暴露。那些集中显现在城市中的社会问题,是农业人口向城市流动与集中的一种社会代价和成本。作为需要社会来应对的诸多社会问题的另一个子集合,乡村社会问题同样棘手且急迫。 

城市既然是一种社会群体的存在状态,就必然与社会变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史蒂文·瓦格所著的《社会变迁》一书提到了社会变迁的来源:导致社会中产生变迁的特定因素,包括了技术、意识形态、竞争、冲突、政治与经济因素,以及结构性张力以及全球化等[13]。在史蒂文·瓦格的观点中,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是结构性的社会压力的意义。“压力这一概念指的是,社会系统中两个或更多的组成部分之间不一致。[14]”这一说法的意义在于,社会要素之间不同利益和差异化的存在方式,必然形成某种矛盾——矛盾会转化为某种动力,要么是向前的合力,可谓之为推力;要么是向后的合力,可谓之为滞后力。“它基于如下假设,即社会系统由互相联系的成分组成。只有各个部分和谐共存,互相为对方执行积极的功能,这个社会系统就是稳定的。在两个或更多的组成部分互不相容的情形下,社会系统的均衡就被打破了。这可能会导致社会变迁。可以辨识出几种压力的类型——它们在社会系统的组成部分之间造成不相容,因此促进了相应系统的变迁。它们包括人口失衡、失范、某些稀缺形式、角色冲突、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价值冲突,以及地位痛苦(status anguish)等情形。[15]”这些结构性压力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是典型的城市化进程中的社会问题,是一个由城市社会内的竞争体系所形成的“压力选择体系”,这种压力选择体系塑造了城市人的整体心态与性格,即在货币关系作为生存的基础的时候,人们的观念诉求是在一定物化的资本的基础之上的。城市社会差异所造成的剥夺感 ,就是一种推动或者是破坏现实社会的一种力量,而这种差异的永恒性,恰恰是城市社会问题存在的本质之“根”[16]。 


 

注释: 


[1]Onookome Okome.Writing the Anxious City:Image of Lagos in Nigerian HomeVideo Films.Okwui Enwezor et al.(eds.)Under siege:Four African Cities-Freetown,Johannesburg,Kinshasa,Lagos.2002:316 

[2]梅欧.工业文明的社会问题.费孝通,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4:17 

[3]哈孟德夫妇把英国工业革命之后由于城市爆炸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称之为“迈达斯灾祸”。 

[4]钱乘旦.工业革命与英国工人阶级.南京:南京出版社,1992:35 

[5]1920年,根据美国联邦人口普查局正式宣布的数据,美国城市人口已占总人口的51.2%,美国成为一个以城市居民为主的国家,基本上实现了城市化。 

[6]Arthur Schlesinger.TheRise of the city,1878-1898.Columbus:Ohio State UniversityPress,1999:114 

[7]Vincent P.DeSantis.TheShaping of Modern America,1877-1920.Arlington Height,Ⅲ.Forum Press,1989:99 

[8]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757:378 

[9]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306 

[10]傅兰妮.全球化世界中的城市:治理、绩效与可持续发展.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 

[11]潘基文.在国际老年人日的献词.联合国官方网站http://www.un.org/chinese/sg/2010/olderpersons.shtml,2010-10-01 

[12]丁元竹.社会不公平和收入差距扩大:“社会问题”全球化.中国发展观察,2007(2):26 

[13]史蒂文•瓦格.社会变迁.王晓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8-9 

[14]史蒂文•瓦格.社会变迁.王晓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29 

[15]史蒂文•瓦格.社会变迁.王晓黎,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28-29 

[16]张鸿雁.侵入与接替——城市社会结构变迁新论.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0:96 


 

其他荐读>>> 

1、撒花 | 张鸿雁教授的《城市定位论》更新完啦!所有的重点都在了! 

2、张鸿雁教授:“城市文化资本力”与城市形象的“软资产价值“ 

3、张鸿雁教授:城市形象与城市文化选择——自然与社会的双重思考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 课题调研
   · 学术交流
   · 城市研究
   · 县域研究
   · 学术研究
  学术刊物
《中国名城》杂志
《中国城市评论》杂志
《中国房地产评论》杂志
  友情链接
  · 南京大学主页
  ·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
  · 中国城市发展网
  · 《中国名城》杂志社
  · 垠坤投资实业有限公司
  · 皇延创新 皇延建筑
  · 南京文化创意产业协会
  · 2010年上海世博会官方网站

首页 | 关于IUS | 新闻资讯 | 成果展示 | 专题研究 | 咨讯服务 | IUS论坛 | IUS团队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 TEL:13813981486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河仁楼
COPYRIGHT(C)INSTITUE FOR URBAN SCIENCE, NANJING UNIVERSIT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关键词:IUS 城市科学 项目咨询                    本站访问计数:第 1000